性情懒散,耽于安乐。慕淡泊宁静之遗训,行蝇营狗苟之能事。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363558050
 
 

清明

每年清明我总会写些什么,都是无关紧要的。

去年清明好像才刚过去,怎么又要过这个唯一跟情人节扯不上关系的节日了?

中饭也没吃就乘上表哥的车去了墓地,杂草丛生。长辈们开始除草安土,我就沉思,清明存在的意义。

今天是跟同学一起回来的。拒绝了表哥的好意说跟朋友一起回来,结果阴差阳错地跟另一个朋友一起回来。虽然太多原因,但是爽约的感觉真是不好。这就是因果报应屡试不爽。只能自叹我缺德事做太多了。

说到缺德,今天又在跟我一起回来的那位朋友身上撒了一把盐巴。一直想做温和的人,怎么总是不自主地富有攻击性,还是反击意识如此强烈。

或许是心情不美丽吧。

回到清明的话题,在墓地看着奶奶的墓碑,又看着别人的墓碑。左前那个人是死在美国,他妻子把他骨灰送回来后就走了,再没回来。不知道他有没后代。我就在想如果我死后,我也是要回到这里吗?那我妻子愿意回来跟我长眠底下么?大姑姑对着曾祖母的墓碑发着牢骚,“他又不肯回来。”是说曾祖父,那个也算受人敬仰的人儿。“是在xs吧?”“是在美国。”我才注意到原来曾祖母的墓碑上只有她。呵,旧社会典型的原配的下场?汪氏同命相连的婆媳?传到第三代则是我那位苦命的二姑姑?

清明总是会说些老话,那天我满月,那月曾祖母辞世,那季发大水,那年,北京暴乱。

大家都诉说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的往事。恨意更甚,爱意更浓。第二天,则又回到原来那个古井般的生活。


04 Apr 2013
 
评论
 
热度(1)
© 拙民劣根性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