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情懒散,耽于安乐。慕淡泊宁静之遗训,行蝇营狗苟之能事。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363558050
 
 

涂氏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儿

涂氏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儿,做得一手好女红。锦绣上的凤凰飞到梧桐,鲜艳的尾巴像瀑布一样垂下来。成双的鸳鸯啪啪扑哧着翅膀在湖里戏水,荡开的涟漪化作天上的云彩。

追求涂氏的人很多,西边有俊秀的华少,东边有沉稳的阿泰, 嵩阳书院的学究也寄来了封封鱼雁。可是涂氏根本不理睬他们,她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。

那是河对面的汉子,叫做荆轲。荆轲是个很会唱歌的人。就是他在河那边的山歌唱乱了涂氏的心。可是涂氏根本没见过他,她只在心里想象着荆轲的模样。他的歌声那么嘹亮,一定长得气宇轩昂;他的歌声那么豪放,一定长得魁梧挺拔。可是他究竟会是怎样的模样?

涂氏满怀春心地绣着锦帕,他肯定是这个模样!分明的轮廓,挺拔的身姿。他天天在河边唱歌,是唱给我听的么?涂氏又将一块锦帕秀好,镶珠宝盒里已经装满了心中的荆轲。我是不是该回应他?

涂氏又满怀期望地来到河边,远远望着对面山头,一块,一块,精致的锦帕随着河流漂到对面。总有一块会漂到他那儿的吧。

这个夜晚涂氏梦见荆轲划着木船载着聘金来她家里。

第二天,涂氏是被喇叭唢呐吵醒的。红色的轿子,壮实的轿夫,围观的邻里,还有英俊的男子。

“涂家奇女子,玉立若婷婷,秀慧似兰馨,锦帕漾春心。荆在涂家邻,老大正当姻,二郎唤荆轲,替兄来提亲~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云霞似火烧一般,杜鹃化作汪洋,紫色的风信子散发浓郁的香味,画眉、黄莺都来祝贺。

涂氏在金童玉女的簇拥下过了河,今天起,她是荆家老大荆无盐的妻子。

她是这么想的,嫁于荆轲已经无望,那嫁他兄长,便能天天见到他的颜,天天听到他的歌。

所以她根本在乎荆无盐,不在乎他的长相,不在乎他的人品,不在乎他的歌声,不在乎他的一切。她只要能够在荆轲身边。


婚礼是全天下最浪漫的婚礼,新娘却是全天下最不幸福的新娘。洞房花烛夜,涂氏是全天下最高贵的新娘,玲珑的身段与华美的服饰,一颦一笑都摄人心魄,即使与至尊的九天玄女相比也不遑多让。门吱嘎打开,映入涂氏眼帘的是俊美的脸庞,是荆轲!

是荆轲扶着他矮胖的兄长,荆无盐早已吐得不省人事。

“涂氏。”

“荆轲。”

天上底下最相配的人儿,没有多余的话,他们相拥在了一起。这一刻他们深深明白明白对方的心。

荆轲是那么强壮,涂氏是那么销魂。动人心魄的夜晚,月牙躲进云海,蛙虫屏住呼吸,涂氏更加不敢发出声音,时不时的回首望着她的新郎,不觉落红染透了花团锦族。


哦,还染红了醉生梦死人的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女人心里全是我弟弟,我弟弟占据着我女人的肉体。可是那又怎样,他们只能一辈子偷情,我可以肆意蹂躏我的女人,折磨我的弟弟。——荆无盐


荆轲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他的嫂子了,自从那个晚上后,他夜夜在兄长房外听到涂氏惨烈的呻吟,他当然知道他兄长在对他嫂嫂做什么。他心痛,可是他更觉得这是全天下最美妙的音乐,是发自内心深处最纯粹的呼喊。他陶醉,他沉迷,他夜夜站在墙外,他忘情时甚至翩翩起舞。

墙里面的涂氏可没那么那么享受,她只是在等待。端午,荆无盐要去赛龙舟,她就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荆轲了,那个强壮又温柔的人儿,那个让她至死不渝的人儿。

还有3天就是端午,涂氏憔悴的脸色终于浮现笑容,幸福的日子又要降临,一切好突然,又嫌时间过得慢。涂氏已经在等重阳了,那天荆无盐会去山头插茱萸。。。

端午如期而至,荆无盐也如计划地去了江边。可是家里却来了客人,隔壁巫山家族。涂氏不管,她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荆轲了,她不能再等了,她有满腔的情话要诉说,她有万千的柔情要宣泄,她迫切需要他!荆轲!

荆轲依旧完美,赤裸的身体是造物神完美的杰作,可是他身边那群蛇一样的女人怎么如此恶心,就如来自地狱的魔女。

涂氏当然知道她们,巫氏三胞胎,这片流域有名的浪女。

“你,要一起吗?”


【完结】

PS:本来是想写四篇的,又怕会累赘,还是就此打住吧。


09 Apr 2013
 
评论(4)
 
热度(1)
© 拙民劣根性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