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情懒散,耽于安乐。慕淡泊宁静之遗训,行蝇营狗苟之能事。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363558050
 
 

杨莲亭与东方姑娘的爱情故事

杨莲亭站在18层的教学楼顶楼,眺望整个学校全貌,这就是他那时候梦寐以求想要考入的高中呀。妈妈,我考进来了,可是我却要辜负你了。

杨莲亭在想,倘若就这么纵身一跃,明天报纸上会不会有他的新闻,她看见了会不会伤心,他们看见了会不会愧疚。会有多少人记得自己,同学们事后会不会叹一声:可惜了。校领导会不会被问责,班主任会不会受到处罚。杨莲亭想了很多,思绪又回到最初的她。他掏出仅存的一张大头贴,呵呵,是仅存的了,其他的都被他撕碎了。大头贴上是一个蘑菇头的可爱女生,呆呆的pose,僵直的剪刀手,瞳孔没有聚焦,仿佛没有灵魂。【嘿,所以说那次见面就是永别了?】杨莲亭温柔地亲了一下照片,让它在18楼的天空飞翔。

别走!杨莲亭怎么舍得让它寂寞地飞走,他要抓住它,把它放在心口,感受心脏的跳动。可是纵身一跃也抓不住,照片越飘越高,人却自由落体。


NO.1

【某市重点高中学生跳楼,之前已被学校开除】这样的新闻并没见诸报纸。


令狐是某市八卦报落魄记者,报社副主编上周刚警告过他,如果他还不能挖掘出爆炸性新闻,那他就不用干了。

【娘的,老子还不想干了呢,整天跟孙子一样】

当然,这只是令狐抽烟时吐槽罢了,不做记者,他还能做什么呢?百无一用是书生。自从大学毕业,他也换了不少工作,从业务员到营业员,从摄影师助理到办公室助理,八卦记者,居然是他做得最久的。是的,他已经在这行业做了半年了。这年头,找工作不易。

其实令狐根本没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,他有一个大案子要做,他堂堂大记者,怎么可能去做八卦新闻呢!

是的,他手上有一张大头贴,是他委托人给他的。他委托人要他去调查这大头贴上的女人,事后应允给他1000的劳务费,这对现在的令狐可是笔不小的收入。哦,说是女人,其实就是一个高中女生,为什么知道是高中女生?因为她还穿着校服,是某市高级中学的校服。

【高中妹子果然水嫩啊】

令狐一面意淫着软妹子,一面又想着他那个不肯露面的委托人。因为神秘,他更有兴趣,是妹子的家长想了解女儿在学校的情况还是某纨绔子弟想追妹子,还是前男友余情难忘?

令狐可是有节操的正经记者,不该知道的他决不多问,他已经在学校门口蹲了整整一周了。有些事已经不能忍:【妹啊,现在高中生都是蘑菇头吗!一样难看的校服,一样干扁的身材,都是一个模样】他思绪已经飘到韩国小姐评选上了,那二十来个佳丽居然都长一样,也算奇葩了。

【你在找人吗?】

【好清纯的声音,等等,有人发现我了?】令狐手忙脚乱地藏起相机,抬眼看,是个高中妹子。这不正是!!!

【叔叔,你在拍什么?】

【我。。。】令狐居然对着高中女生涨红了脸【等等,谁是你叔叔啊,劳资大学刚毕业呢!!哥哥,欧尼酱懂吗,欧尼酱!】

此刻令狐心里真的是万马奔腾,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激动,或许是因为被撞破了他的业余,又或许,她正是他要调查的女生。

【你真好玩,我叫东方,你呢?】


NO.2

【所以说现在的高中妹子都这么没戒心吗】

令狐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,东方姑娘怎么就这么跟第一次见面的人来了肯德基。好吧,令狐是真的请不起别的,咖啡厅什么的,不是他应该去的。

【所以说你是在偷拍我们学校的女生吗?】

东方托着下巴端详着面前的屌丝记者,头发留很长就是文艺?左耳打耳钉就是新潮?白净的脸庞没有蓄须,第一次见面就脸红,根本就是娘炮。百来块的眼镜真维斯的衣服更是将屌丝气质暴露无遗,唉,负分滚粗。

【嗯,我们报社要拍一组高中学生的照片,因为实在抽不出人,我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来拍一些了】

【好厉害,你一定是个很厉害的记者吧, 我的梦想就是报道真人真事,作一个有良心的记者】

令狐听后就更是把自己吹得伟岸高大,似乎在报社他扮演的是举足轻重的角色,就当他在天花乱坠时,东方说【我去上下厕所, 你帮我看着包】

她就这么走了?完全不在乎我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跟服务大众的事业吗!

失落只是一会会,东方打开的书包才是令狐真正关心的。是要去翻她书包吗?当然,不然我是来干什么的。

令狐心安理得地从东方书包里拿出一封写满了字的信,呵呵,是情书。

可是当他看完,不,他没敢看完就塞回东方的书包了。这不是情书,这是遗书。

【杨莲亭,这个人他太熟悉了,他的的确确是死了。所以说那时候他的死,是因为这个蘑菇头女生】

令狐再没心思跟东方说笑吹嘘,他们草草结束了约会。令狐需要整理,去年夏天杨莲亭的死,看来并不像姐夫说的那样简单。


NO.3

令狐手上的是杨莲亭的某重点高中开除书,原因是杨入室盗窃,因为满18周岁的缘故要被判刑。所以18岁的杨选择了自杀,也不要污秽地活着。据说他临死前说他对不起妈妈。妈妈,不正是令狐的姐姐么。

【姐姐,走后,你儿子也跟那家伙一样了】

那时候令狐一边喝酒一边骂他姐夫杨文广,为什么在姐姐走后没有管教杨莲亭,为什么让他走上跟他一样的路,入室盗窃。呵,杨文广你被关了那么久,还不让杨莲亭学好么?他考入了重点高中,他会进重点大学,他本会有一个光明前途。

可是现在,杨莲亭真的是因为耻于要被判刑而选择自杀吗?那封遗书,从来就没人知道。

所以委托人,是要借令狐的手揭露事实真相。

【杨莲亭,你为了一个女人就这么自杀,你怎么对得起你母亲,你怎么对得起我姐姐】

但是,在短暂的悲伤之后:

或许,这会是一个转折。逝者已逝,这或许会是一个爆炸性新闻。【揭秘:高中生跳楼真相】【早恋?高中生被逼跳楼】【不得不说的高中生跳楼事件】【八卦:某市重点高中学生殉情始末】令狐脑海里迅速拟了好几个标题,帮一下舅舅,莲亭你肯定乐意的吧。

令狐开始搜集东方家的资料: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父亲东方朔是某知名公司中层领导,母亲萧绰是全职太太,家中只有东方一个姑娘,从小就是掌上明珠,加上懂事乖巧,向来受到长辈喜爱。

普通人当然只能查到这些,或许还有一些邻里关系,可是令狐却知道,他们家关系很紧张,东方朔汲汲营营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43岁的他想在45前进入董事局;而萧绰就是董事局的名义董事,虽然她是全职太太,但是每年都可以从公司拿10%的分红。这笔收入,远远高于东方朔。更关键的是,他们已经分房睡了。东方朔因为什么而常年出差,令狐不去查都能知道。

剩下就是东方了,从杨莲亭的遗书里可以看出他们的确相爱了,并且在一起,可是为什么要分开,为什么杨莲亭会如此决绝赴死,还有去年夏天杨莲亭盗窃的人家,就是东方家。这里面的猫腻,令狐决心查出来公之于众。对于委托人应允的1000劳务费,他已经不屑了。

【莲亭,叔叔会为你讨回公道的】


NO.4

聪明如令狐,当然不会直接去查东方,这太显眼了。至少令狐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他找到杨莲亭生前的同学平一指,一场篮球,一包烟,几瓶饮料足够让平一指出卖一切。杨莲亭当初果然跟东方在一起了,是班级里人人羡慕的一对。可是有一次,东方的父亲突然闹到学校来,在校长办公室对杨莲亭拳打脚踢,而杨居然不回手。

听到这,令狐一声冷哼,杨文广是贼,他儿子居然也这么没出息,不就是被发现泡了人家女儿嘛,何必这么怂。

可是接下来平一指的话却够震撼。

【学校突然把杨开除了,别人不知道为什么,我却知道!】平一指露出得意的笑容,直勾勾地盯着令狐的烟。令狐当然知道该怎么做。

平一指吐出一个美丽的烟圈,故作神秘地说道【你是莲亭舅舅我才说的。其实是莲亭把东方家把东方睡了,却被东方她爸抓个正着,才会闹到学校的】

【哟,莲亭不错嘛!】

令狐并没有多少悲伤的色彩,他只觉得这一定会是个爆炸性题材,这会火!他已经构想开了:

温柔的月,多情的星,杨在楼下低声呼唤,东方推开窗户,投入情人怀抱。从窗前到床头,从花前到月下,打碎了花瓶,惊走的野猫。

门口严厉的咳嗽,高大的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出现……

【所以他们冤枉莲亭入室偷窃?】

平一指没有说话,他喝完最后一口饮料贼贼地说:我可不会承认我今天说的话。舅舅再见。

看着平一指骑着死飞远去,令狐拿出录音笔重听了刚才的对话:看来我似乎可以去找一下校长了。


NO.5

某市高级中学校长任我行面前的令狐西装笔挺人模狗样,厚重无味的发胶,不知道台风能不能把它吹散,金丝的镜框看不出价格,只有一行细小英文字的西服看不出品牌,但是材质似乎很好;半露出的手表只知道是银色的,稍加注意会发现款式好像跟某大厦橱柜的展示牌相似。衣袖的扣子似乎很讲究,裤子烫得很笔直,褶皱也显得很专业。这都是他花大价钱在旧货市场淘来装逼的!哦,他所谓的大价钱大约百来块吧。

【你好,我是杨莲亭的舅舅,刚刚回来,我是来了解一下他的情况的】

令狐故意把话说得不是很标准,却又听不出口音。

【对于杨同学的事我表示很遗憾。可是去年他已经被我们学校开除了。理由是他入室偷窃。正如你们知道的,他可能心理素质不太好,居然选择了跳楼,实在太遗憾了】

任我行说得很中肯,可是只引来令狐的冷笑,他打开录音笔,他跟平一指的对话完完整整在任我行办公室播放出来。

【我不是来闹事的,否则我完全可以随便出笔钱在你们学校门前挂满白幡,我不是来替我外甥报仇的。他妈妈已经不在了,我也只见过他小时候几次,我只是来了解情况】

看着任我行为难的样子,令狐又说

【我知道是莲亭犯的错,可是我知道他决不会这么轻易赴死】

任我行依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令狐继续说道

【我知道校长你的难处,保证决不会让学校难堪。这件事报纸上没有报道,我保证也不会把它宣扬出去。】

任我行这才说

【其实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,你既然是杨莲亭舅舅,也知道杨家跟东方家已经和解了,这种事宣扬出去对谁都不好,我看不如就把这事揭过吧】

【呵呵,我当然知道和解】其实令狐根本不知道,以杨文广的性情,死了儿子怎么会这么轻易和解,肯定是拿了一大笔钱吧!【我姐夫拿了多少?】

令狐直截了当的提问显然让老校长十分震惊,缓了好久才说

【这个我就不清楚了。对不起,我还有个会要开,你是在这等我还是……】

令狐当然知道校长是在下逐客令了,就此告辞。心里却在飞快运转【我哪里出错了吗,为什么校长态度突然转变,我提了钱,杨文广到底拿了多少?】

令狐百思不得其解,委托人却发来信息

【你居然直接去找校长了?你问到什么了吗?我刚查到一个信息,东方已经是国外某大学的直招生了】

【你怎么会知道我去找校长了,你是谁!】

令狐突然感到害怕。可是对方没回。


NO.6

【你去学校闹事了?令狐我告诉你,别没事瞎搞,我杨家的事你别搀和,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!】

令狐看着杨文广发来的信息,知道肯定是校长跟他说了,让他不要再调查杨莲亭的事。可是某市最好高中的丑闻,这种恋爱故事,绝对值得大书特书,绝对可以赚上一票。令狐拨通了东方的电话。

【其实,我是杨莲亭的舅舅】

【哦】

然后东方挂了电话,看来我外甥是被甩了呢,令狐一阵冷笑。

线索已经断了,而且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查,一切似乎在往不好的方向发展。杨文广居然跟学校勾结在一起?

以利合者,利尽则散。令狐相信他们决不是铁板一块。

东方保送出国是学校给东方家的利益,那么学校也会为了名声而给杨文广一笔钱吗?

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校长就能那么轻易戳穿我的谎言呢?

学校没给杨文广钱!

那杨文广怎么会甘心,难道他被抓住了把柄?否则怎么会这么急着为学校来恐吓自己?

令狐陷入深深的思考。

学校、杨文广,或许应该接触一下东方朔。

但是事先,令狐决定跟报社报告一下他这几天的发现,这绝对是个大案子。

【出来见个面吧】令狐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
高档咖啡厅,令狐还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场所,领带似乎扎得太紧了,透不过气。

【你好,我是东方朔】

令狐当然认识东方朔,他的照片他何止见过一两次,可是委托人怎么会是他?直到他用手上的国产手机拨了令狐的电话。

【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,我也知道你做了些什么。你一定有很多疑问,我可以一一为你解答】

【这是我女儿的手机,我想你一定脑子很乱吧,我女儿怎么会叫你来调查她自己】

【我也想不到,直到前段时间发现她卡里少了一笔钱才注意到她的异样】

【我给你时间好好理一下思绪】

东方朔的一通话只会让令狐无法独立思考。她是为什么要这样做,她要调查什么,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啊,为什么这样做。

【我想她以为你是杨莲亭的舅舅就会把事情报道出来吧】

东方朔很得意地自说自话,这时候电话响了。

令狐也收到了一条信息

【你跟我爸在一起吧?你是个很厉害的记者吧?你会完成我的心愿吧?做一个有良心的记者!】


NO.7

令狐回到破旧的屋子独自喝酒,他怎么也没想到委托人居然是那个蘑菇头女孩,那么那封遗书是她故意给他看的吧。好像被人耍了。

【shit!】

令狐被人狠狠揍了一拳,又是一拳。

【他们给了你多少钱,要你这么卖力?】

令狐当然知道打他的人是谁,除了那个视财如命的姐夫,还会有谁。

【叫你不要搀和, 你不听,现在人家女儿也跳楼, 还是那幢18层的教学楼,你满意了?!】

杨文广又是一拳,令狐安然接受。

【你知不知道那女孩子有妄想症,他们是要送去国外治疗的】

【你知不知道莲亭那小子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还从她家偷东西】

【我后悔我没教育好他啊】

杨文广居然坐在地上哭了

【我没教育好他啊】

【逝者已逝,不要难过了】

令狐低下头,在手机上编辑好的文章,点了发送。




【另外一个结局下次再传、、】

28 Apr 2013
 
评论
© 拙民劣根性 | Powered by LOFTER